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意念永存》:章 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生事

    羁押必尔的囚车推到皇辇面前。

    必尔被锁定囚车,头伸出囚车,双手、双脚镣铐锁定,人站在囚车。

    必尔于南蛮国,是只凶残的猛虎,如今猛虎被羁押在虎笼里。

    必尔身高三丈,红头发倒竖,眼如铜铃、鼻若山梁、口似血盆,虎背熊腰,虽然被锁在囚车,四周仍在能感受到他的威压阵阵。

    必尔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南蛮国怎么就造出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更让他无可置信的是,南蛮国居然有人会飞,自己在千军万马中被擒。

    “你是必尔!”皇帝老子眼睛盯着必尔,眼前就是让南蛮国几乎败亡的必尔,现在锁进囚车,他觉得自己给做梦一样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我不服!”必尔虽然被擒,仍然虎死不倒威,他在囚车上圆睁铜铃大眼,大张血盆大口,红头发倒竖,嘴巴一圈胡须爆射,吼声如雷。

    皇帝老子平常间听说必尔名字就肉跳心惊,如今必尔锁在囚车,一点也不肉跳心惊,还面现欣赏必尔表情,或许这就叫审美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犯我疆土,杀我臣民,罪大恶极,今天被朕将士生擒,还敢口称不服!”皇帝老子说话时义正辞严,帝王姿式摆得足足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还派飞人在乱军中擒拿我,不敢面对面和我交战,卑鄙无耻,战之不武,我不服气!”必尔大声呼喝,拼命挣扎,把囚车弄得摇摇晃晃,可见他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必尔骂南蛮国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、还派飞人擒拿他,皇帝老子愣了愣,什么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?什么飞人?不就刀、枪、戟、箭、弩、铁锤、钢鞭什么的武器吗?不就两百新兵参战冲锋陷阵吗?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皇帝老子岂是简单的人物,教育下囚犯这点本事还是有的,他轻蔑表情道:“南蛮国底蕴坚实,人才济济,你一介武夫,又怎么知道我南蛮国的博大精深!”

    好一个“博大精深”,必尔愣怔了,想我必尔威镇南蛮国,怎么就成了一介武夫?但他也找不到更多的话讲,大喊大叫道:“我不服!我不服!”

    皇帝老子形色稳重矜持,云淡风轻道:“押下去,择日凌迟处死,以慰士兵、臣民在天之亡灵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我不服!”必尔大喊大叫,“你们若不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、若不派飞人捉拿我,现在囚车里应该是你们!”

    江宇凡站在老远地方听到必尔呼喝声,也一愣一愣的,必尔嘴里冒出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”、“飞人”,这取名还有点创意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的手掌,不就抓起鹅卵石掷敌军吗,这也叫大规模杀伤性武器?自己不就跳起身冲过去抓他吗,这也叫飞人?也太会想象撰传了吧?

   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应该是化学武器、核武、战略性武器之类吧,江宇凡头脑突然冒出些他之前头脑中也不曾想到过的武器。

    他头脑中有这个印象,好像世界上有这样的武器,但不知为什么他又不知道有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是是而非,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江宇凡的脑海在努力翻腾世界是否有杀伤性武器,这些武器是什么样子,就究竟有多大的杀伤性,他的脑海反复翻腾这个问题,没有去注意许莽妞。

    许莽妞蛇头左顾右盼,它内心已做出决定,生事!

    许莽妞生为蛇族,住在森林蛇山,哪见过人族如此宏大的场面,它虽然并不害怕,但内心深深忌惮,原来公主是一国之君的千金啊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一国之君千金比它蛇族族长千金显赫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,一国之君千金赖着宇凡哥哥,它感到自己没有足够底气得到宇凡哥哥疼爱,虽然它不懂什么叫移情别恋,但因为有了一国之君千金,它害怕宇凡哥哥淡了自己、浓了有权有势的一国之君千金。

    在许莽妞的脑海里,既有吃醋的基因、也有仇恨陈世美的基因,因此,许莽妞心里就有了挑事儿的想法,目的是把事情闹大,它与宇凡哥哥走人,从而甩脱公主对宇凡哥哥的纠缠。

    许莽妞存心挑事儿,事儿就来了。

    来的是一条狗,一条漂亮的小狗狗,说明一点,女性。

    皇帝老子出城五十里迎接活捉必尔的凯旋之师,随他出城的不仅有文武百官、后宫嫔妃、随身太监、御前侍卫、还有皇帝老子的宠物**。

    **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**两尺来长狗身,毛发雪白,曲卷,一对眼眸子有如蓝宝石,行止优雅,走路轻盈,说话媚声媚气,两只耳朵一飘一飘的,女性,走哪里都是妻为夫贵的做派。

    **站在龙辇上,一付皇帝老子宠爱的贵妃样子傲视众人。

    一条小狗狗而已,着意装贵妃,王公贵族、文武百官又怎么看不出来,鉴于**是皇帝老子的爱犬,没有人胆敢说**装贵妃,恭维**是实打实的贵妃。

    **于是就认为自己是贵妃。

    贵妃是什么呀,是主子,皇帝娘娘,**于是就养成了趾高气扬、稍不顺眼就看不惯的恶习。

    况且,**也承接了“男人得势、婆娘揽事”的世俗,王公贵族、文武百官上大殿,遇到皇帝老子教训谁,**也“汪、汪、汪”教训几句。

    皇帝老子在龙辇上对必尔讲话,**站在皇帝老子身旁举目四望,望见隔着皇帝龙辇较远地方有条眼镜王蛇。

    “汪,汪!”**皱下眉头,感觉很不顺眼。

    唉,合该要出事。

    江宇凡一个小男孩,以为可以随押送必尔的囚车走到龙辇前,他也好对皇帝老子讲他寻找失散爸爸妈妈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知皇帝老子不是随便可以靠近的,在距离皇帝老子老远地方,御林军就设置了警戒线,人畜一律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皇帝老子要验明正身必尔,江宇凡心想推着必尔囚车接近龙辇,没想到御林军根本就不允许其他人推必尔囚车。

    江宇凡被拦下来,只好在老远地方望着皇帝老子。

    一人一蛇老远地方望着皇帝老子,没想到**看不顺眼眼镜王蛇,跳下龙辇径直向一人一蛇跑过来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