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数学仙人》:章 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一剑霜寒天下雪

    声音窾坎镗鞳,犹如洪钟大吕,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一声起,大风随,柳园之中,骤然之间满园草木,凛凛摇摆,珠帘锦幔,纷纷飘动。

    柳园中所有人立刻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“孤松一树青?”

    李景明眉头紧皱,看着满园异象,方才贯通数学仙道,领悟括引之术的喜悦,全然散尽,取之而来的是阵阵担忧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早上才知道消息,下午便已经有人来到。这个天元山孤松一树青,言语之间,就引动如此异象,实力定然不弱,恐怕比杨惊宇他师父逸尘子,还要更加了得。”

    他暗暗言语,念到此处,更是十分担忧起来,“第一个来人,都已经这样厉害,待到所有人都到齐,又该是何种恐怖异常?吴鸿啊吴鸿,你可不能玩大了啊!”

    李景明稍稍言语,便急忙离开了湖心亭,往正门赶去。

    待他来到时,柳如雪、吴鸿以及几个柳家仆人,已经聚在了院中,齐齐正目看着大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背负仙剑,白衣白发的道人,缓缓走进柳园大门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似踏山河万里,人间百年。

    李景明只觉这道人行动之间,就已经改天换地,将整个柳园变化时空,让他倍感沉重。

    他惊骇万分!

    第一个找上吴鸿的,实力竟然会如此强大!

    无为无象之间,已经造化在掌,乾坤摩弄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震惊得无法言语,全都被这道人一步一步牵引到了一个沉重无比的时空之中。

    待那道人走到吴鸿、柳如雪十步之间,忽然间柳园大雪飞下。

    飘飘洒洒,弥漫天地。

    众人定眼再看,四周大雪之下,玉嶂琼崖,苍松翠柏,素瓦银砖,尽入双眼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柳园一丝。

    “吴鸿,你可还记得这是何处?”

    道人停住脚步,漠然看着吴鸿,言语洪越。

    吴鸿微微一笑,“天元山天元观,松雪奇景,虽去十年,犹在我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,现在天元山又是一副何等景象?”道人言语漠漠。

    吴鸿淡然应声,道:“人事虽变,天地不移。雪山琼岭,应复如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道人连道三声好,声音渐次壮大,道:“果然你道心不凡,如此我今日便是身死,也应无怨。”

    吴鸿大笑起来,“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你能看穿,便是闻道不远,今天一死,他日来世,必将超脱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言一语,似老僧应答,禅机尽含又如好友把酒,意兴淋漓。

    李景明与柳如雪等人,听着两人的言语,只知道这两人有许多故事,却不知道这故事之中,到底悲喜如何。

    十年前,吴鸿为寻生之真意,一上天元山。

    天元山乃是居然国正道大宗,见是吴鸿这等凶人恶魔上山,自然不能放任他自已来往。

    于是,设立重重阵法玄关,欲为居然国除去不世凶人。

    然而,吴鸿一步一步,竟然硬生生闯进了天元山天元峰天宫之上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天元山道门弟子,尽皆殉道殒身。

    吴鸿来到天宫之上,陈明来意,问天元山掌门及一十五位长老,生之真意。

    然而,天元山无人能解其疑惑,所言答案,固然各有精微,然皆不足为吴鸿所道。

    于是,那一日,万仞天元山,一片赤血峰,天元山所有在场宗门弟子,尽皆殒命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,正值云游未归,方躲过大劫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天元山十六长老之一的云浮真人。

    云浮真人云游之际,听闻师门噩耗,化作飞星,日夜兼程,第三日终于回到天元山。

    然而,昔日洋洋道宗,已然门庭冷落,风雪萧条。

    唯有青松兀兀,对人孤独。

    冰雪之下,流血结成一片,冻结在天元山上,化作赤峰。

    云浮真人眼见此景,何其撕心裂肺,他挥剑破冰,在天元山上铭刻激愤,发下宏源,愿与吴鸿誓死一决,不为天元山报仇雪恨,便为天元山殉道无悔。

    此后,云浮道人便潜心向道,于天元山上闭关修行,在青松下一坐七年,终于创出天元寒剑九式,一朝破关。

    破关之后,云浮道人便易名天元山孤松一树青,四处寻找吴鸿所在。

    三年来,虽然几次听闻,但却总是造化弄人,每每便慢了一步,与吴鸿错肩而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稍稍听闻,便流星赶到,更不迟疑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一定要与吴鸿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他死,或者吴鸿死,必要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不惟仇恨,亦因道义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孤松一树青凛然立于风雪之中,白衣飞动。

    他脚下,已然是一片雪原。

    “道长请先。这些多年,道长潜心修行,必有领悟,尽管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鸿言辞再无轻视之意,看着眼前白衣道人,孤松一树青的眼睛,言语恭敬,他已然从眼前这道人眼中,看到了这道人此时的道境道心。

    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松一树青,独立茫茫雪。”

    白衣道人孤松一树青再不迟疑,神色一变,如天地飞霜,万物披寒,只有风雪,再无生死。他一声诗号喧出,身后背负的那口银色仙剑,随即出鞘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光炸开万道光芒,刺入漫天飞雪之中,搅动乾坤。

    “一剑霜寒大雪飞!”

    一剑霜寒大雪飞,天元寒剑第一式,剑光万千,与风雪同化,风雪之中,剑亦风雪,风雪亦剑。

    吴鸿处身这大风雪之中,只见那方才还纷纷扰扰的飞雪,突然就变得杀气凛冽。

    飞雪满天都是,上下左右,天地四方,更无可逃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吴鸿却处变不惊,任由这些剑雪从四面八方,刺向自己。

    丝毫不躲不避。

    李景明和柳如雪被大风雪遮住了视野,他们完全看不清风雪之中,是何种情况。

    本来,柳如雪是身在吴鸿一步之遥,但大风雪一起,她便只见风雪,不见吴鸿。

    孤松一树青到底是修炼百

    余年的道门高人,他却不愿伤害李景明与柳如雪这些无关之人,所以一开始,便用沛然元气,将李景明和柳如雪隔离了起来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